水云桥

说吧,我听着呢!——互联网深处的倾听者

一个农民“阿凡达”的斗争哲学:杨友德说,我不能再上访,我去上访,房子和土地就没了。只要一个小时,整个地就挖平了。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守住。我跟他们打交道太深了。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。只有保护现场才有话语权。如果地被推平了,我去上访,人家跟我要证据。我的证据呢?证据被推平了,谁承认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