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云桥

说吧,我听着呢!——互联网深处的倾听者

一个农民“阿凡达”的斗争哲学:杨友德说,这是我后半生的生活来源,太重要了。没有地,我就只能流落街头要饭。我只有一句话,这是我的核心。第一我是农民,靠土地生存。你征收我的土地,我没有意见,但要按政策拿回我的补偿费。不这样做,我就只能去偷去抢。我一个人去偷去抢,法律可以来制裁我。大家都去这么做,这会是个社会问题。

评论